『蘇?O顧北弦免費閱讀』
第1457章 同一類人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一週後。蘇嫿正在修複室裡,給手上一幅古畫做收尾工作。沈鳶來到古寶齋,有重要事找她。不過因為她工作時,不能被打擾,沈鳶就靜靜地坐在一樓,喝著茶,等她下來。蘇嫿忙到中午,下樓。n沈鳶笑盈盈地迎上來,“嫿姐,我代表我們考古隊請你幫忙。”蘇嫿微微挑眉,“考古?你什麼時候跳槽了?”“也不算跳槽,同屬一個係統。之前在博物館工作,是我媽找人幫我安排的。考古才是我的最愛,我在國外學的是墓葬結構,和機關陷阱。”蘇嫿《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秦悅寧渾然不覺。

元峻沉聲說:“我才二十六歲,能有多老?”

“是挺年輕忽然想到什麼,秦悅寧問:“你頭上和身上傷的傷沒沾到水吧?”

元峻道:“沒,沖澡的時候很小心,萬一發炎,疤痕增生,以後會影響你的觀感

“送你的祛疤藥塗了嗎?”

“今天沒塗,後背夠不到

“我幫你塗

元峻垂眸望著她,“你確定?”

秦悅寧嫌他磨嘰,“塗個藥要確定什麼?之前在醫院裡,又不是沒幫你塗過

元峻意味深長道:“你不後悔就行,我和普通男人其實沒什麼兩樣

秦悅寧覺得越是這種不普通的男人,越喜歡強調自己是普通男人,普通男人反而喜歡自命不凡。

她去他包裡翻出祛疤藥,回來,擰開藥瓶蓋,問:“去哪抹?”

“臥室吧

元峻抬腳走進自己的臥室。

秦悅寧跟進去。

他的臥室大而乾淨,晌午的陽光透過窗簾照進來,有一種朦朧的溫暖,傢俱擺放得一絲不苟,像極了他這個人。

裝修色調以黑白灰居多,除了床、衣櫃等傢俱還有個書櫃,裡面放著密密麻麻的書,很多書都翻舊了。

元峻徑直走到床前,脫了上衣,趴在床上。

傷口已經褪痂,露出淺紅的傷痕。

每次看到,秦悅寧都會心疼。

她熟練地把祛疤膏擠出細長的一條,抹到他的傷口上,拿棉棒輕塗,問:“疼嗎?”

“不疼,癢

秦悅寧盯著傷口說:“癢就是快好了。這藥膏要一直塗,回頭我多拿幾瓶給你。聽我爸說,有一種神奇的藥膏叫玉源靈乳,祛疤痕十分管用,可惜已經絕跡了

“是嗎?有人給我送來一瓶,我沒當回事,扔到一邊了

“你找出來塗,比我給你的藥膏有效得多

“好

幫他把藥膏塗好,秦悅寧擰好藥瓶瓶蓋,把棉棒扔進垃圾桶,站起來說:“好了

元峻卻沒動。

秦悅寧視線從他裸著的後背上劃過,頭一次發現男人的身體原來可以這樣性感,這樣英挺好看。

寬寬的肩,勁窄的腰,頎長的腿,肩胛骨弧度完美,腰肌漂亮有型,看著就有勁兒。

舒適的褲子面料,能隱約看到他的臀肌。

從前在家中和哥哥在練武室對打時,出汗了,他會脫掉上衣光著上半身跟她打,秦悅寧沒覺得有什麼。

可是元峻的身體卻讓她有種與眾不同的感覺。

看著看著,秦悅寧的心突突地又跳起來,有種血脈賁張的感覺,血液在體內到處亂竄,竄得耳朵熱了,臉也紅了,喉嚨發乾,身體深處那種不舒服的感覺又來了。

“你不想起來就趴著吧,我出去了撂下這句話,秦悅寧抬腳就想走。

手腕卻被元峻一把抓住。

秦悅寧回眸掃了他一眼,“你要乾嘛?”

元峻頭也不抬道:“我說過,我也是普通男人

“你想表達啥?”

元峻抓著她的手腕,一個鯉魚打挺,翻身坐起來!

還沒等秦悅寧反應過來,他已經把她按到床上,身體壓到她身上!

秦悅寧明顯感覺到他的身體起了變化。

她脫口而出,“什麼東西頂……”

後面的話她說不下去了,腦子已經反應過來了。

心臟撲通撲通狂跳,比任何時候跳得都快!

平時她穿牛仔褲和休閒褲居多,今天為了見元老,她身上穿的是襯衫和正裝褲,正裝褲面料比牛仔褲薄得多。

那感受,簡直了!

秦悅寧少有的有了慌張的心情,又慌張又覺得刺激!

腦子裡天人交戰!

最終理智占了上風,她抬頭看向元峻,“你要是敢進來,我真廢了你啊!我說話算……”

說到一半,她又說不下去了。

因為元峻光著上半身,壓在她身上,雙臂撐在她身側,眉眼沉沉,眸色深而濕俯視著她的模樣,太欲太撩了!

讓她難以抗拒。

他什麼都沒做,隻是壓著她,拿一雙眼睛靜靜看著她,就已經讓她的心理防線迅速土崩瓦解。

曖昧發酵,空氣變得濃釅起來。

欲氣一觸即發。

秦悅寧抬手捂住眼睛,不敢和他對視。

想起幾年前,虞城也曾用這種眼神直勾勾地看過她。

當時不懂,直到這一刻,她才明白,原來這叫男人的性張力,是男人發情時才會有的眼神。

“叮鈴鈴!”

元峻的手機突然響了。

刺激的鈴聲彷彿一道利刃,將一室濃鬱的欲氣劈開一道裂縫。

曖昧的氣氛散了。

兩人竟同時鬆了口氣。

元峻從秦悅寧身上翻下來,摸到手機,背對著她,接通電話問:“找我有事?”

林檸嬌脆的小嗓子在手機裡喊:“哥,我在你家外面,讓警衛員放我進去

元峻濃眉微不可察地蹙了蹙,“你來乾什麼?”

“當燈泡!”

“誰讓你來的?”

“秦陸。除了他還有誰敢使喚我?大夏天的,害我跑一趟!臭男人就仗著我喜歡他,淨欺負我!”

元峻明白了,“等著吧,我和悅寧要出去吃飯

“你們那個了嗎?”

“沒

林檸明顯鬆了口氣,“沒有就好。秦陸說了,如果你欺負了他妹妹,他這輩子都不會搭理我

元峻掛斷電話,把手機扔回床頭櫃上,拿起白套到身上。

秦悅寧早已從床上爬起來,跑出去了。

被褥上有她的身體平躺時,留下的壓痕,細而瘦長。

元峻盯著那壓痕,想起方才她驚慌失措的樣子,唇角微微揚了揚。

等日後和她結了婚,和她同房想必挺有意思。

就那體格那野勁兒那一身的功夫,持久力肯定非同尋常。

去年去軍校視察,人群中那麼多齊刷刷的軍校生,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她,說她眼神清澈,實則是她清澈眼神下隱藏的野性,吸引了他。

那野性隻有他能看到。

他們是同一類人。

穿好衣服,元峻走出去,對秦悅寧說:“林檸在外面等我們,走,一起出去吃飯,想吃什麼?”

“都行,我不挑食

元峻牽起她的手,乘電梯下樓。

出了大門,一輛張揚辣紅的跑車停在路邊。

林檸正倚在跑車上,絞儘腦汁地編輯資訊撩秦陸,可惜發了十幾條,秦陸一條都沒回。

三人上了各自的車。

來到平時常去的餐廳。

餐廳外觀低調,上的菜卻極其好吃。

明明是一樣的菜一樣的肉同樣的食材,不知為什麼,卻比外面花高價吃到的美味許多。

秦悅寧吃得津津有味。

元峻和林檸則沒什麼胃口的樣子,顯然是打小就吃,吃膩了。

吃至一半,秦悅寧找藉口出去打電話,實則想出去把賬結了。

每次約會吃飯開銷,都是元峻花錢,讓她很不好意思。

秦悅寧拉開門剛走出去。

元峻跟出來,“去哪接電話?我陪你

秦悅寧回頭衝他一笑,“我丟不了,接個電話都要陪著,你黏不黏人?”

元峻手臂輕輕貼著她的後背,“千挑萬選,挑了二十五年,好不容易找到個這麼滿意的女朋友。萬一出去接個電話被人拐跑了,那我不虧大了?”

秦悅寧心裡甜滋滋的,嘴上卻嗔道:“你就吹吧!假小子一個,哪有那麼好

“各花入各眼,我就好你這一款

二人一起往前走,走著走著,元峻突然同秦悅寧拉開距離。

秦悅寧略覺詫異,剛要開口問。

瞥到一道魁梧的身影從遠處朝他們走過來,身後跟著下屬模樣的人。

魁梧的男人五十多歲,身穿灰色正裝,濃眉大眼,面容威嚴,和元峻的父親長得有幾分像。

待男人走近,元峻出聲喊道:“二叔

那男人笑著應了聲,掃了眼秦悅寧,“女朋友?”

元峻不在意的口吻道:“林檸介紹的,處著玩兒,新鮮不了幾天就散了

男人重新打量了眼秦悅寧,眼神裡閃過一抹意味深長,說:“你們繼續玩,我約了人

元峻道:“再見二叔

男人抬腳離開,帶下屬去了預定的包間。

門關上,男人背對著下屬問:“元峻身邊這個小姑娘是誰?怎麼沒人告訴我?倆人談多久了?”

下屬回:“是個軍校生,才十九歲,年齡太小。聽峻少剛才的語氣,應該不會娶

“年齡不是問題,不可大意男人吩咐道:“多派幾個人去摸摸她的底細,上下五代都查了,隱秘點,别被人發現了

-cbr

,我代表我們考古隊請你幫忙。”蘇嫿微微挑眉,“考古?你什麼時候跳槽了?”“也不算跳槽,同屬一個係統。之前在博物館工作,是我媽找人幫我安排的。考古才是我的最愛,我在國外學的是墓葬結構,和機關陷阱。”蘇嫿淡笑,“哪裡的墓?”“龍腰村。那裡發現了一座諸侯墓,正進行搶救性挖掘。裡面有許多珍貴的壁畫、帛畫,急需修複,我向我們領導舉薦了你。”蘇嫿沉思片刻,問:“龍腰村離京都挺遠吧?”“是有點,在西北地區。”蘇


好書推薦
蘇?O顧北弦免費閱讀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