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容江雲雅的小說免費閱讀免費』
第566章 有個孩子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你怎麼在這裡?”江雲騅怒氣很重,見墨晉舟在這兒,語氣也沒好到哪兒去。墨晉舟並不害怕,擋在花容前面對江雲騅說:“花容姑娘身子不好,大夫說需要好好休養,江三少爺這般生氣可是發生什麼事了?我能幫上忙嗎?”越過墨晉舟,江雲騅看到花容蒼白的臉,怒氣微收,問:“什麼病?”不想墨晉舟說出絕子湯的事,花容搶先道:“回少爺,不是什麼大病,就是普通的痛經,過兩日就好了花容說完起身,來到江雲騅身邊。她沒看墨晉舟是何表《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衛景洛被江瑤安噎得說不出話來,他抿了抿唇,仍是不肯放開江瑤安,從隨從那裡接過水囊沖掉她手上的血汙。

丟失的貨物雖然找回來了,但案子還沒結,江瑤安不好把人得罪的太狠,也就沒再掙紮。

血汙沖掉後,手背一點擦傷顯露出來。

江瑤安沒覺得疼,更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弄傷的。

她不以為意,衛景洛卻很認真的幫她上了藥,見他還要幫忙纏上紗布,江瑤安連忙開口:“不用了,這麼點傷過兩日應該就癒合了,還是把紗布留給更需要的人吧

這次剿匪好多官兵都受了傷,他們比她更需要處理傷口。

衛景洛沒有堅持,收起紗布,看向秦淑怡。

秦淑怡的嘴巴仍被堵著,感受到衛景洛的目光,立刻哼叫著掙紮起來。

衛景洛讓人扯掉她嘴裡的布,秦淑怡急急道:“衛景洛,你别被這個賤人騙了,她根本沒有你想象中那麼單純善良,當初秦家是被她設計害的,我的手還有我脖子上的傷也都拜她所賜,她心狠手辣,根本不值得……”

秦淑怡恨毒了江瑤安,就算她沒有機會報複江瑤安,她也不想衛景洛再和江瑤安在一起。

然而她話沒說完,就被衛景洛冷冷打斷:“她是什麼樣的人,還輪不到你來置喙

“可她就是個毒婦,你們都和離了,你還來找她做什麼?!”

秦淑怡大聲質問,眸底滿是瘋狂和絕望。

當年她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輸給江瑤安,如今她更不接受衛景洛對江瑤安這樣的人情有獨鐘。

江瑤安明明和她一樣,可以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憑什麼她要淪為地上泥,江瑤安卻能活得逍遙又自在?

“昭陵有哪條律法規定和離了的夫妻不能再見面嗎?”

衛景洛反問,並未否認自己這次是為江瑤安而來。

秦淑怡受到刺激,失狂尖叫起來,周圍的人立刻投來異樣的眼光。

衛景洛就這麼靜靜的看著她發瘋,不為所動。

江瑤安被秦淑怡吵得耳膜有點疼,抬手捂住耳朵,又摸出半塊沒吃完的烙餅來。

她有些惡劣的想,衛景洛該不會是故意刺激折磨秦淑怡玩吧。

正想著,嘴邊的烙餅被搶走,衛景洛面無表情的遞過來一塊兒風乾牛肉。

江瑤安在山洞裡藏了兩日,雖然沒有受傷,卻也是吃不好睡不好,這會兒肉乾的香氣直往鼻子裡鑽,江瑤安被勾得忍不住嚥了咽口水。

衛景洛這會兒很有耐心,並不急著催促,也沒有因為江瑤安的猶豫就把牛肉乾收回去。

天人交戰半晌,江瑤安到底還是接過牛肉乾。

“謝謝

江瑤安道了謝,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

肉香味在嘴裡蔓延開了,她滿足的舒展眉頭,下一刻便聽到秦淑怡近乎詛咒的聲音:“衛景洛,你對她如此情深不渝,還為她機關算儘,可曾想到她剛與你和離,就與别人共赴**,還生了個野種!?”

“咳咳咳!”

江瑤安嗆得咳嗽起來,餘光瞥見秦淑怡想咬舌自儘,連忙撲上去掰開她的嘴。

事發突然,江瑤安的反應很迅速,秦淑怡隻咬傷了舌頭,並無性命之憂。

趙景程想趁機派人把秦淑怡帶走,衛景洛搶先一步讓自己的人送秦淑怡去醫館。

江瑤安的手也被秦淑怡咬傷,她剛想跟著這些人一起下山,整個人就被衛景洛背了起來。

“喂……”

江瑤安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想下來,臀被衛景洛打了一掌。

“别亂動!”

衛景洛冷聲命令。

聲音雖冷,這動作卻委實親密曖昧了些。

江瑤安不滿:“衛公子說話就說話,動手動腳做什麼?”

兩年不見,衛景洛的肩膀挺闊了許多,胳膊也越髮結實有力,江瑤安掙紮了一會兒竟然沒能從他背上下來。

山路難行,又是夜裡,走出一段距離後,火光弱下來,黑黢黢的夜色和張牙舞爪的樹影無聲的顯露出危險來,江瑤安雖然不願也不敢過分掙紮。

她用胳膊擋著胸口,儘量不和衛景洛接觸,低聲說:“我隻是被咬傷了手,自己還是能走的

“是我拿開她嘴裡的布才害你受傷的

言下之意,他應該為自己的過錯負責。

江瑤安想說這件事也不怪他,但轉念一想,這次鏢局弄丟東西還不知道會不會要賠錢,先讓衛景洛欠個人情也是好的,便沒有開口說諒解。

兩日沒睡好,衛景洛的背比石壁軟乎多了,江瑤安趴著趴著就有些犯困,迷迷糊糊間,她聽到衛景洛問:“那個孩子是怎麼回事?”

江瑤安打了個冷顫,瞬間清醒過來:“你問元寶麼?他現在會說話也會走路,可調皮了,你要是想他可以去郴州看看他

江瑤安的語氣輕鬆,一點兒也聽不出異樣,衛景洛卻沒讓她含糊過去。

“秦淑怡剛剛說你與我和離後,和别人生了個孩子

衛景洛走的很穩,前面隻有一個隨從舉著火把引路,江瑤安看不太清楚他的表情,隻看到他那輪廓分明的側臉與暗色相融,似乎柔軟了兩分。

和當初那個費儘心思陪她過生辰,許諾要與她一生一世的少年郎並無變化。

江瑤安晃了下神,輕聲道:“她是故意騙你的,我們和離後,我沒想過再嫁人,更不會在沒名沒分的情況下和别人有孩子

之後的一路衛景洛沒再說話。

江瑤安的手傷得不重,到了醫館,大夫很快幫她包紮好。

隻是她出來的時候,衛景洛已經不知所蹤,隻有鏢局的人來接她。

江瑤安揉了揉手腕,也沒在意,慢吞吞的上了馬車回去休息。

與此同時,衛景洛踏入衛家在雲州設立的錢莊。

錢莊掌櫃上前迎接,還沒開口就聽到衛景洛說:“給衛家在郴州的所有商號傳信,我要知道江家到郴州這兩年時間發生的所有事!”

“少主怎麼突然想起要查江家?這是發生什麼事了?”

“沒事,我隻是懷疑有人偷藏了我的孩子!”

“……”???

cbr

越過墨晉舟,江雲騅看到花容蒼白的臉,怒氣微收,問:“什麼病?”不想墨晉舟說出絕子湯的事,花容搶先道:“回少爺,不是什麼大病,就是普通的痛經,過兩日就好了花容說完起身,來到江雲騅身邊。她沒看墨晉舟是何表情,懇切的說:“今日多謝墨公子,我會儘快把貴人的衣服做好,不會誤事的不等墨晉舟開口,江雲騅拉著花容上了馬車。心裡憋著火,他的手很用力,用力到像是要把花容的手腕折斷。花容忍著疼,沒有吭聲也沒有掙紮。馬車


好書推薦
花容江雲雅的小說免費閱讀免費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