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江雪』
第567章 賠罪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叮!腕上兩隻玉鐲撞擊發出細碎的聲響,江雲騅突然停下動作,像是暴怒的凶獸,突然找回了理智。昏暗的馬車裡,花容髮絲微亂,眼睛又紅又濕,下唇腫著,殷紅的血珠慢慢湧出。驚慌又可憐。江雲騅晦暗的掃了一眼她腕上的鐲子,啞著聲說:“别哭,不欺負你這句話不知為何戳中了花容的淚腺,眼淚突然不受控製的滾落,她越想剋製就哭的越凶猛。許是見她哭的太可憐,江雲騅有些愧疚,又帶她買了許多珠翠釵環作補償。花容哭腫了眼,卻還是做《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江瑤安做了個噩夢。

夢到秦淑怡死後變成厲鬼,纏在衛景洛身邊不停的說自己的壞話,夢的最後,是衛景洛掐著她的脖子質問她為什麼要偷藏衛家的血脈。

夢裡衛景洛眸子猩紅,怒火沖天,像是要生吃了她。

江瑤安醒來灌了三大杯涼水也沒能把狂亂的心跳壓下去,當即決定趕緊啟程回郴州。

眼下剿匪成功,丟失的貨物也尋了回來,就算她不在,鏢局的人也能處理好後續的事。

隻是周雲益傷的很重,如此舟車勞頓必然會影響傷勢恢複。

江瑤安準備找周雲益商量一下,一進門卻看到衛景洛坐在床邊,正在幫周雲益換藥。

江瑤安眼皮一跳,心頭的不安越發強烈,面上卻還十分鎮定:“衛公子,你怎麼在這裡?”

江瑤安問著便要走過去,卻聽到衛景洛提醒:“男女授受不親,還請江小姐迴避一下

江湖兒女,哪裡講究這麼多,況且這兩年周雲益幫了江瑤安很多,江瑤安早就把他當兄長看待。

江瑤安不以為意,下一刻聽到周雲益說:“衛公子說的有道理

衛景洛身份特殊,江瑤安也不想讓周雲益為難,遲疑片刻退出房間。

屋裡,衛景洛托起周雲益的背幫他纏紗布,周雲益低聲說:“東家兩年前就與公子和離,如今她是自由身,公子沒有權利乾涉她的事

周雲益傷的重,養了這麼幾天,臉色還是蒼白的,加上一路奔波,頭髮亂糟糟的,面上還有青黑的胡茬,很是粗獷豪放,相比之下,衛景洛就俊美好看多了。

衛景洛抬眸,意味深長的掃了周雲益一眼:“我若是沒有權利乾涉,你又是以什麼身份與我說話呢?”

衛景洛的語氣溫和,面上甚至還帶著笑,氣氛卻一下子變得劍拔弩張起來。

周雲益輕咳兩聲,低低道:“周某無親無故,是將.軍救了周某,讓周某過上瞭如今的安穩日子,將.軍命周某好好保護東家,東家就是周某的新主

周雲益的姿態放得低,話裡卻全是對江瑤安的維護。

他認了江瑤安做新主,便不會允許任何人傷害她。

哪怕對方是衛家家主。

兩人視線碰撞,無聲的交鋒。

片刻後,衛景洛移開目光,幫周雲益穿好衣服才去開門。

江瑤安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清了清嗓子,學著衛景洛的語氣道:“我和周大哥有話要說,請衛公子迴避一下

衛景洛徑直出門,走出幾步遠又停下說:“那些貨物還在官府,需要你與我一同前去,當面清點

江瑤安不大想再和衛景洛相處,晃了晃自己受傷的手說:“我受傷了需要休養,讓其他人帶著清單隨衛公子一起去也是一樣的

江瑤安說著蹙眉,裝出痛苦柔弱。

衛景洛盯著她看了一會兒,一陣見血道:“你在躲我?”

“怎麼可能!?”江瑤安立刻反駁,發現自己的聲音很大,反而顯得心虛,又補充道,“和離的時候,該說的都說清楚了,我又沒做什麼虧心事,躲你做什麼?”

江瑤安說完乾巴巴的笑了幾聲。

衛景洛沒笑,就這麼看著她,目光犀利如刀,像是穿透皮肉把她所有的心思都看得明明白白。

江瑤安手心冒出汗來,快要撐不下去時,周雲益的咳嗽聲傳來。

江瑤安像是抓到救命稻草,砰的一聲關上門,躲進屋裡。

周雲益見她一臉慌張,小聲問:“發生什麼事了?你怎麼這麼害怕?”

“沒有啊,我怕了嗎?”

江瑤安並不擅長撒謊,嘴上否認的很快,緊張卻都寫在臉上。

周雲益看得分明,卻沒戳穿她,也沒有繼續追問,又掩唇咳了兩聲。

江瑤安鬆了口氣,連忙倒水給他,等他喝完才試探著問:“周大哥,你的傷口癒合了嗎?這兩天可有再裂開流血?”

周雲益的臉色還是很蒼白,江瑤安又有些動搖。

周雲益上過戰場,極能忍疼,若她開口說要回郴州,他肯定是不會拒絕的,要是路上傷口發炎,他必然要多遭很多罪。

“東家讓大夫用的都是上好的藥,我這傷自然都是好了的,”周雲益語氣輕鬆,隨後主動問,“東家準備何時啟程回郴州?”

江瑤安握緊拳頭,最終還是說:“這裡還有好多事沒處理完,再過幾日吧

衛景洛已經懷疑她在故意躲避了,她若急著回去,反而更讓他起疑,多待幾日應該也出不了什麼事吧。

江瑤安努力安慰自己,並未注意到周雲益眸底一閃而逝的黯淡。

為了打消衛景洛的懷疑,江瑤安還是和他一起去了官府清點貨物。

東西確實沒少,但好多被淋了桐油,需要仔細清洗晾乾才能再運往瀚京。

江瑤安自知理虧,當即把這件事攬到自己身上,她剛說完,就看到衛景洛挑了挑眉。

“你這麼看我做什麼?”

江瑤安直覺不妙。

夫妻五載,她對衛景洛多少有些瞭解,衛景洛每次這麼看人的時候,都不會有什麼好事發生。

衛景洛勾了勾唇,溫聲說:“沒什麼,隻是覺得你人怪好的

“……”

這話聽起來不像誇人,第二日江瑤安才知道自己接了個燙手山芋。

雪蠶絲精貴又嬌氣,稍有不慎便會損壞,得懂這些技藝的匠人才知道清洗方法,而整個雲州,竟然沒有一個繡娘敢接這個活。

左思右想,江瑤安還是敲開了衛景洛的門。

“有事麼?”

衛景洛看著書,頭也沒抬。

江瑤安想到自己這幾日的態度,不太好意思直接開口求助,拐著彎兒說:“這次丟了貨物是我們鏢局的錯,現在貨物找回來了,我想請衛公子吃個飯,好好的向衛公子賠禮道歉

江瑤安的態度很好,衛景洛終於抬頭,問:“今日?”

既要賠罪,便該提前相邀才是。

江瑤安放低姿態,懇切道:“我隨時都可以,隻看衛公子什麼時候有時間賞臉吃飯

這話好聽多了,衛景洛舒展了眉頭,淡淡道:“明晚我沒事

“那就明日!”

-cbr

鐲子,啞著聲說:“别哭,不欺負你這句話不知為何戳中了花容的淚腺,眼淚突然不受控製的滾落,她越想剋製就哭的越凶猛。許是見她哭的太可憐,江雲騅有些愧疚,又帶她買了許多珠翠釵環作補償。花容哭腫了眼,卻還是做出歡喜的模樣道謝。江雲騅是擅自出府的,一回家就被忠勇伯親自綁去了祠堂。花容本以為殷氏會趁機發落自己,忐忑不安的等了半日,等來的卻是芸娘。“早就聽說你是個不安分的,沒想到才來繡房幾日,就勾搭上了三少爺,


好書推薦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