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呆毛王開始公開處刑123』
第1160章 藤丸立花:和你一起復仇?抱歉,你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那是一個巨大的肉團,與詭秘之物一脈相承的東西。Google搜尋.com巨大的,直徑超過四百米的巨大肉團在空中,擁有無數觸手,沒有眼睛,沒有耳朵,沒有鼻子,隻有嘴。無數的嘴,帶著尖牙利齒,並且都是內外皆翻的,非常恐怖。當降臨的瞬間,整個千葉是所有人都失去了語言能力,恐懼迷散在所有人的心頭,熟睡的人都在這一刻醒了過來,然後如同被扼住了咽喉,一個聲音都發不出了。無法理解發生了什麼事,無法想像究竟是什麼情《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光幕影像,藤丸立花的話出口後,安娜看向了藤丸立花,露出了一抹疑惑之色。

倒不是對藤丸立花想和自己締結契約而疑惑,這種事,走到現在,已經不是什麼需要迴避的事,與藤丸立花締結契約,也確實能增加自己的實力。

隻是,安娜不明白突破結界和締結契約有什麼關係,安娜可不具備打破萬魔神殿結界的能力——哪怕她和魔獸女神戈耳工是同一個人也一樣。

不過,雖然疑惑,安娜卻也沒有反對藤丸立花的要求,當即與藤丸立花一起締結了契約。

在完成契約的那一刻,安娜就享受到了其他與藤丸立花締結契約的從者們的優秀待遇——無限魔力的支援下,一切都顯得是那麼美好。

同時,也是如此的驚人——這真的是人類能做到的事嗎?

這一刻,安娜對『人類最後禦主』的含金量有了直觀認知。

然後,眾人就清理了萬魔神殿門口的那些魔獸,繼而由藤丸立花帶著,來到了萬魔神殿的結界邊緣。

這結界不止是隔絕作用的,還有侵蝕作用,貿然碰觸,就會遭到結界的反噬,導致自身受到傷害。

面對這樣的情況,藤丸立花則右手握住了安娜的左手,然後拿著安娜的手一起去碰觸結界。

這樣的危險行為實在是很嚇人,然基於對藤丸立花的信任,其他人都沒有說什麼。

在碰觸到的瞬間,結界的反噬力量就來襲了,直接損傷了二人的手。

然也是這瞬間,藤丸立花的眼中,似有某種光暈流轉,而她與安娜之間的契約所構建的羈絆,儼然在這一刻生效了。

同時,這份契約的羈絆,又與結界的力量來源——戈耳工的屬性產生了共鳴。

這一刻,手上疼痛的安娜突然感覺周圍的光景有了變化,似有兩個人出現在了安娜身邊。

看不清楚樣子,但卻是紫色的嬌小身影,個頭是一模一樣的。

然後,溫柔的好聽女聲響起了。

「啊~真是個笨蛋妹妹,美杜莎,居然變成了現在這樣,太讓人看不下去了~」

安娜瞪大眼眸,嬌軀微微顫抖,不禁失聲:「斯忒諾姐姐大人……」

斯忒諾,戈耳工三姐妹中的大姐!

而在此同時,另一個身影也發出聲音了,而她的聲音是俏皮且帶著壞壞感覺的。

「啊拉~美杜莎啊……小小隻的~還真是稀有啊~不過,現在大的美杜莎已經變成了一個笨蛋啊,還自稱戈耳工,真是讓人有些生氣啊~」

安娜抿了抿嘴:「尤瑞艾莉姐姐大人……」

尤瑞艾莉,戈耳工三姐妹中的二姐!

兩位並不存在於此的女神,卻是跨越次元,意誌降臨了。

毫無疑問,這就是藤丸立花創造的奇蹟,是她與曾經那些英靈們締結的羈絆締造的奇蹟!

當然,這也是安娜自己創造的奇蹟,是安娜與戈耳工這『同一個人』的力量碰撞後,所產生的奇蹟!

這份奇蹟,呼喚來了奇蹟的降臨!

此時此刻,兩位女神的意誌降臨,她們的手,放在了安娜的手上。

屬於戈耳工三姐妹的羈絆,屬於這同樣擁有不幸命運的三人,在此時此刻締造了屬於她們的奇蹟。

魔獸女神戈耳工締造的結界,宛若遭遇了更高權限之人的控製,在這一刻以碰觸點為中心,開了一個『孔洞』,並向著其他地方迅速擴散,轉眼間就徹底崩潰。

偌大的結界,即便是神靈在短時間內也難以打破的結界,就這樣消失了。

通往萬魔神殿內部的道路,已被完全打開!

伴隨著變得沉重陰森的BGM《フロントライン》,藤丸立花她們在鏡頭切換間,到了萬魔神殿內部。

和外面那古希臘的建築不同,內部是深邃幽遠的洞穴,而且很有『蟲族』的風範,有著紫色和黑色物質組成的,如同菌毯一般的東西,延伸在整個洞穴中,而洞穴左右,有著並不整齊放置,與菌毯連在一起的紫色肉球。

光幕影像給了那些肉球一個特寫,讓藤丸立花她們的面色都變得很不好看,也讓現實世界許許多多的人為之一驚,心頭髮顫。

因為那些肉球之內,可以看到清晰的人影,代表裡麪包裹的都是人類!

毫無疑問,這就代表那些被魔獸女神抓住的人類中,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化為了這些肉球!

甚至於,有些人還在裡面動著,顯然還沒有死去,而是活著的。

這樣的場面,讓瑪修不由捂住了嘴。

同時,梅林也用低沉的聲音做了講解:「被抓走的人類,他們被困於此,生命與靈魂都化為了締造魔獸的養分。」

「所以,不要再看了,這可不是什麼令人愉快的東西。」

說著,就繼續往內部而去,瑪修見狀,想要叫住梅林,因為她覺得既然被困在裡面的人還活著,就應該還有救才對。

然而,梅林卻否定了,表示那些人能活著,是單純因為這些『繭』需要那些人類活著,唯有如此才能貢獻更多的養分。

但是,維繫那些人活著的也是這個繭,一旦嘗試將人救出來,那些人也會立刻死去。

沉重且悲傷的言語,聽得人心情沉重,而光幕影像裡的紫色光景也是讓人頭皮發麻。

現實世界的人們不由想到了各種恐怖片或有相關蟲族設定的遊戲畫面,那些恐怖的場景本來隻存在於娛樂作品中,然在這裡,卻是實實在在出現了。

而且,不是什麼詭秘或崩壞締造的,乃是地球本身孕育的超凡力量締造的,代表那種娛樂作品裡的反人類恐怖場景,地球土生土長的超凡存在就可以做到。

那種黏糊糊,滑膩膩的視覺衝擊帶來的恐懼感,正刺激著人們的大腦,讓許多人都不敢看下去,也有許多人捂住了身邊孩子的眼睛,更有很多孩子害怕的躲了起來。

對那些與詭秘戰鬥過或是瞭解過詭秘相關的人來說,這樣的場面更是讓他們難受和反感,因為有些詭秘締造的災害就和眼前顯現的場面十分相似,都是反人類的場景。

————

光幕影像,面對瑪修的糾結,藤丸立花按住了瑪修的肩膀,用嚴肅認真的深沉聲音道:「瑪修,走吧!」

瑪修:「但是……」

藤丸立花微微搖頭:「我們能做的,就是繼續前進,結束這場災難。」

「……」瑪修沉默了,神色變得悲傷且複雜。

安娜也在這時開口:「對不起,瑪修,就算是這樣,現在也要為了打倒戈耳工,請把你的力量借給我。」

眾人的勸說,以及那堅定的意誌,讓瑪修抿了抿嘴,沒有再說什麼,而少女的眼神也在隨後變得堅定。

正如其他人所說的那樣,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戈耳工,並擊敗締造這一切悲劇的那個魔獸女神。

就這樣,一行人順著通道繼續前進,並往下而去,一路上沒有再遇到任何魔獸。

或者說,所有的魔獸都沒有再出現,因為到了這裡,戈耳工其實早就發現了幾人的到來。

沒有魔獸降臨,就證明瞭戈耳工讓那些魔獸沒有出現。

最終,眾人到了萬魔神殿的最深處,一個被稱為鮮血神殿的地方。

那是一個以紫色為主,所有地方都充滿『菌毯』的大廳,不詳的紫色光芒充斥在這裡,濃濃的腥臭味也讓正常人會感到呼吸困難。

若非現場眾人都不是普通人的話,這裡的環境就不適合她們生存。

也是在到達這裡後,藤丸立花便發出了大喊:「現身吧!戈耳工,我們到了!」

伴隨著這番話落地,鮮血神殿的中央,猩紅的鮮血湧動而出,整個神殿都在顫動,巨大的蛇發,金色的羽翼與龐大的身軀便在隨後從那鮮血中湧動而出。

戈耳工那無論看幾次,都各方面『大』得離譜的身軀便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看到這樣的戈耳工,從者們都站定身姿,擺出了戰鬥的姿勢,唯有藤丸立花,面色平靜的望著戈耳工。

戈耳工那雙巨大的蛇眸盯著眾人,臉上帶著邪惡的笑容道:「還以為是什麼東西,這不是我曾經放過的螻蟻嗎?」

聞言,從之前開始,心情就十分壓抑的瑪修忍不住開口了,情緒有些激動的質問:「為什麼?你要做出那些事?」

戈耳工:「嗯?」

瑪修因為心情激動,言語有些混亂:「你做了那樣的事,把那些人,變成那樣……你也說了復仇,但你這麼做和復仇有什麼關係?對人類做出的那些事,和你的復仇,到底有什麼關係?」

聽到這話,戈耳工臉上的笑容變得病嬌起來:「當然有關係,因為我要毀滅人類!」

在瑪修不解的表情中,戈耳工繼續用越發病嬌的聲音道,「毀滅烏魯克,將人類趕儘殺絕,最後將自己也殺死……」

狂氣,在戈耳工身上溢散出來,其龐大的身軀向前傾斜,巨大的雙臂按在了地上,讓身體呈現趴著的姿態,從藤丸立花她們的視角看去,就充滿了壓迫感——那是真的大得離譜。

「唯有復仇,是我前進的動力!所以,我要毀滅所有的一切!」

瘋狂與病嬌,這就是戈耳工展現的一切,讓瑪修感到不解,感到無法理解,她完全搞不懂戈耳工的想法。

但是,那種強烈的復仇意誌卻是感受到了,甚至隔著光幕影像,人們都感受到了這位魔獸女神瘋狂的復仇意誌。

那是要將世間一切全部摧毀的意誌,是純粹的恨意,是向萬事萬物復仇的怒火。

不過,在讓人感受到沉重複仇意誌的同時,也是引來了大量的吐槽。

「什麼跟什麼?這戈耳工啥啊?要向人類復仇?還要毀滅一切?這什麼中二思維?」

「都是世界的錯是吧?」

「夠瘋,也夠大的瘋批女人。」

「戈耳工:我不管,反正都是世界的錯,所以我要毀滅世界!」

「世界:特麼的,跟我有錘子關係!」

「給爺看樂了,這麼瘋的嗎?這個戈耳工。」

「這麼瘋,如果是從者的話,必然是復仇者了。」

「無語哦,完全搞不懂在想啥。」

「唔……應該是和戈耳工的神話傳說有關,關於戈耳工三姐妹的神話傳說很多,其中有一款,是戈耳工三姐妹一直在遭受人類攻擊,作為蛇髮女妖,一直是人類勇士討伐的對象,因此早就對人類產生憎惡了。」

「最後,戈耳工三姐妹都死在了人類手裡,或許就是這個原因,戈耳工才這麼瘋狂,有著要向世界復仇的意誌吧——畢竟,美杜莎會變成蛇發女,也是因為那些噁心的希臘眾神。」

「這麼一想,確實是哦,除了人類之外,還有代表世界的眾神,如此一來,戈耳工會憎惡世界也是很正常了。」

「前面的,你們說得這個版本還是太保守了,還有的神話傳說中,戈耳工三姐妹不是死在了人類手裡,在那個版本裡,美杜莎因為詛咒和人類不斷的襲擊,最終瘋了,然後將自己的兩個姐姐吞噬,化身為徹徹底底的怪物,然後才被人類英雄討伐掉的。」

「臥槽,這版本太重口味了吧?居然吞了自己的兩個姐姐?」

「哇,好可怕……話說剛才安娜身邊浮現的兩個人影就是戈耳工三姐妹的大姐和二姐吧?看兩個姐姐的口氣,都是對身為妹妹的美杜莎很關心的,而安娜對兩個姐姐也很尊重的樣子呢。」

「說起來,無論是英靈還是從者,她們的背景故事都和人類傳唱的各種故事有關,甚至會反過來影響神靈和英靈。那這個瘋批美人戈耳工是不是就受到了最重口味的那個傳說影響啊?」

這條猜測一出,許多人都是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似乎已經明白為什麼戈耳工會如此瘋狂和中二了。

如果真是按照那個最糟糕的版本發展,那戈耳工不瘋才叫怪事!

————

光幕影像,戈耳工沒有繼續和瑪修說話,因為她看出來了,瑪修實際上是個相當純潔的人,是純潔到讓她感到刺眼的存在,是完全無法理解她的純潔者。

所以,戈耳工的目光投向了藤丸立花:「藤丸立香,如果是你的話,應該能夠理解我吧?」

「畢竟,你也是經歷過背叛的,曾經那條時間線,拯救了人理,拯救了世界的你,遭到了人類的背叛,最終隻有悽慘的下場。」

「即便沒有那些記憶了,遭到背叛的恨意,也理應深入你的骨髓,銘刻你的靈魂。」

「所以啊,藤丸立香,我們是同類,是理解者!」

「而我也會給你一次機會,你如果願意服從我的話,我會把你當成禦主來飼養,讓你能在浩劫之後繼續活下去的。」

說這番話時,戈耳工的雙眼已經浮現出了血絲,顯得甚是瘋狂。

至於藤丸立花,對此則沉默以對,也是讓現場氛圍越發壓抑。

好一會,在戈耳工有些不耐煩,其他人也有些擔心的時候,藤丸立花卻是突然笑了,眼神深邃且平靜,並用輕鬆的口吻迴應道:「復仇嗎?嗯,這種事,還用你說嗎?我怎麼可能沒想過呢?」

「隻是,真要復仇的話,戈耳工,現在的你,卻沒有資格和我同行哦,因為啊,你實在太弱了,而我要面對的敵人,可不是你這個冒牌的提亞馬特神所能應對的。」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ADVERTISEMENT

-cbr

翻的,非常恐怖。當降臨的瞬間,整個千葉是所有人都失去了語言能力,恐懼迷散在所有人的心頭,熟睡的人都在這一刻醒了過來,然後如同被扼住了咽喉,一個聲音都發不出了。無法理解發生了什麼事,無法想像究竟是什麼情況,在籠罩全市的詭秘領域影響下,整個城市陷入一片漆黑,所有夜晚會一直保持的光亮都在這一刻消失了。漆黑,且發不出聲音,失去了語言,人類彷彿墜入了最深的恐懼深淵。這就是星辰汙染者最基礎的能力,代表『語言』


好書推薦
從呆毛王開始公開處刑123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