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說話,跟我走』
第1059回 本性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周禮從書櫃後面走出來,來到薑明珠面前一米的位置停下,微微眯起的眼睛裡透著幾分危險的氣息。薑明珠裝傻充愣,“周總,檔案我放這裡了,我滾了。”薑明珠剛要走,周禮跨出長腿攔住她,“狗東西?”草,他還真的聽見了!薑明珠一個頭兩個大,沒有什麼比背後罵人被逮個正著更尷尬的了,對象還是周禮這個心狠手辣的東西。薑明珠先示弱,可憐兮兮看著他,“哥哥生氣了麼?我隻是給你起了個愛稱,你不覺得這樣叫,顯得我們更親密麼?”《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七月中旬鄭翩躚在倫敦有一場拍賣活動,周義提前來這邊幫她打點。

週末這天,周若出去和周義一塊兒吃了頓飯,周義得知她再隔一週就要開始打促卵針了,有些心疼,於是說要買點兒禮物犒勞她。

周若欣然接受,然後拉著周義去專櫃買了三個包。

買完包之後,周義又帶著周若去吃了一頓下午茶,其實周若根本不餓,但看周義這麼殷勤,也不好掃他興致。

吃下午茶的時候,周義又拉著周若問起了試管的事兒:“你找的什麼人捐精,靠譜麼,協議沒漏洞吧?”

“一個二十三歲的年輕小弟弟。”周若對謝騁的評價很高,“長得帥,身高一米八五,UCL在讀,運動能力超群,配合度也高。”

周義難得聽見周若這麼誇一個人,他就納悶了:“那你怎麼不直接跟他談個戀愛?”

周若:“不好意思,我現在對比我小太多的沒興趣。”

“再說了,我要做試管,這階段需要禁慾。”雖然大衛那邊沒明確要求,但周若不想承擔任何風險,既然要做那就要確保萬無一失,也就是禁慾一年多而已,除了男人還有很多辦法解決。

周義聽完周若的話,比了個大拇指給她,“行,不錯,有責任心,不愧是我妹。”

周若一個白眼翻給他:“我說大哥你能不能少給自己臉上貼金。”

就周義年輕時候那些風流韻事,她都懶得翻舊賬了,這幾年他收心當起了好爸爸好丈夫,居然還厚臉皮地不承認自己風流過了。

面對周若的嫌棄,周義並沒有介意,他們兩個人一直都是這麼個相處模式。

打趣之後,周義迴歸正色,“我聽說促卵針挺疼的吧,接下來要受不少罪。”

取卵,移植胚胎,保胎,妊娠,再到生產……任何一個環節都是對身體的消耗,周義想著想著眉頭都皺一起了。

“懷孕不就這樣麼。”周若笑笑,“就當多一種人生體驗咯。”

她在這件事情上看得很開。

之前同事也跟她說過取卵的過程很難熬,幾次都意誌力崩潰想放棄了。

所以周若也做好反覆幾次的準備了。

“如果太累就把工作辭了吧,别逞能。”周義說。

周若:“也沒那麼誇張,後期我可以休產假,我們公司產假八個月呢。”

周義“嗯”了一聲,“反正你自己看,身體要緊,别要個孩子最後把自己——”

話說了一半,周義忽然失聲了。

他的目光看向了對面,像是看見了什麼不想看見的人,很驚訝,還有些一言難儘。

周若有些好奇是誰有本事讓周義露出這個表情,於是回頭看了一眼。

這一回頭,正好就看見了賀顯謨。

準確來說,是賀顯謨和一個女人,兩個人勾肩搭背在一起,那女人正貼著他的脖子親,賀顯謨沒推開她,手還搭在她腰上。

周若挑了挑眉。

她記得賀顯謨之前是很不喜歡在公共場合做這些親密舉止的,别說這種擦邊行為了,就是湊上去摸摸他的臉,他耳朵都能紅。

現在變得這麼生猛了?

還有那個女人——金髮碧眼的白女,穿著一件紅色的吊帶裙,身材很辣。

不像賀顯謨會喜歡的類型。

這一幕造成的視覺衝擊和精神震撼有些大,周若盯著看了好一會兒。

這期間,之前難分難捨的兩個人停了動作,賀顯謨可能是感覺到了有人看他,目光朝這邊看了過來,剛好和周若撞上。

他的鏡片反光,周若看不見他具體什麼眼神,隻是看見他忽然一個大力在那女人的臀上捏了一下,之後便摟著她去另外一桌坐下來了。

周若收回視線對上週義的臉,周義挑挑眉,“你這前男友現在玩得挺野啊。”

“糾正一下,不是前男友,睡過一段時間而已。”周若喝了一口紅茶。

周義:“我記得他以前不是這個風格啊,這是怎麼了?被你踹了之後受刺激了唄?”

周若:“被踹受刺激應該是真的,但不是我。”

從賀顯謨今天這表現來看,他應該是已經跟徐萱若分手了,不得不說徐萱若這姑娘效率還挺高的。

不過周若也沒想到賀顯謨分個手居然會受這麼大刺激,看來他的確挺喜歡徐萱若的——既然真這麼喜歡,怎麼還屢次跑到她面前發瘋糾纏,難不成他還想同時搞兩個?

哦,男人有這樣的想法好像也不奇怪。

要不然怎麼會有紅玫瑰白玫瑰的故事呢。

不過周若不太讚同周義說賀顯謨受刺激之後變成這樣的觀點。

與其說是受刺激改變,倒不如說是外界把他的本性激發出來了——他原本就不是禁慾剋製的人,他骨子裡比誰都喜歡刺激。

——

周若再見賀顯謨,是七八天之後了。

這天是謝騁來醫院做第一次采集的日子,周若順便去謝騁的公寓接了他一趟,兩人一起來到了醫院。

周若是在醫院的地庫見到的賀顯謨,她跟謝騁一起往電梯走的時候,看到賀顯謨和一個女人從車上下來,嘴角還沾著口紅印。

那個女人的頭髮也很亂,低著頭整理著領口,胳膊上還有淤青。

周若定睛看了看,這次這個是個亞洲面孔,很明顯就能看出來跟上次不是同一個。

換得還挺勤。

“靠,這個渣男又在乾什麼。”謝騁看見賀顯謨和那個女人之後,義憤填膺地罵了一句。

周若被謝騁的語氣逗笑了,隨口問他:“你很討厭他?”

“平等地厭惡每一個渣男。”謝騁嗤了一聲,“他們這些人真噁心,喜歡男人還能和女人上床,幸好徐萱若跟他分了,不然不知道要沾上什麼病。”

謝騁完全沒避諱賀顯謨,這話一字不落地傳到了賀顯謨的耳朵裡。

彼時,賀顯謨身邊的那個女人已經走了。

賀顯謨邁步往前走了一步,擋住了周若和謝騁的去路。

他擦去了嘴角的口紅,目光陰森地看著對面的兩人,周身佈滿了寒氣。

“你剛才說什麼。”賀顯謨冷冷地扯了扯嘴唇。

這句話,是對謝騁說的。

“我說你臟,噁心。”謝騁完全不怕他,“以後離徐萱若遠點兒。”

賀顯謨突然詭異地笑了一聲,之後,他將視線轉向了一旁的周若,“你覺得呢?”

周若覺得他有病。

她不想搭理賀顯謨,拽著謝騁的胳膊打算繞開賀顯謨去坐電梯。

但賀顯謨卻直接按住了她的肩膀。

“你被我**了那麼多次,你覺得我臟不臟?”-cbr

了!薑明珠一個頭兩個大,沒有什麼比背後罵人被逮個正著更尷尬的了,對象還是周禮這個心狠手辣的東西。薑明珠先示弱,可憐兮兮看著他,“哥哥生氣了麼?我隻是給你起了個愛稱,你不覺得這樣叫,顯得我們更親密麼?”周禮被她說出了一聲冷笑,她可真會睜著眼睛說瞎話。薑明珠看到周禮的譏笑,就知道他沒信,她纏住周禮的腰,笑著說,“你也可給我起一個愛稱啊。”周禮身體忽地緊繃,一把掐住她的手腕,步步緊逼,把人壓在了辦公桌上


好書推薦
别說話,跟我走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