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夙梟絕小說名字』
第713章 切磋醫術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白夙趁著老太太吃包子的空隙,收了被褥衣物。現在正是夏日,當午的太陽又最猛烈,衣物很快就乾了,尤其這被褥,雖然還是破舊,但漿洗曝曬後,鬆軟又舒服。白夙扶著老太太進了屋,軟聲細語的聊了許久,直到老太太打起瞌睡,她才小心的掀起老太太褲腳,卻瞬間紅了眼。隻見老太太的雙腳浮腫的厲害,並且有潰爛的征兆。果然,和她前世姥姥一樣,也是糖尿病。這個病雖無法根治,但在常人眼裡並不可怕,甚至覺得不吃甜食就好了。前世,她《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白神醫,可以開始了嗎?”蘇央溫潤有禮的詢問白夙。

“稍等。”白夙抬了抬手,隨後對旁邊醫館的夥計說了兩句話。

那夥計立刻拉上其他的夥計跑進醫館了。

不一會兒,隻見夥計抬著桌椅,以及兩個大木箱子出來了。

蘇央冷眼看著,心中冷哼。

雷聲大,雨點小。

有名無實,虛張聲勢。

“可以了。”白夙道。

蘇央面上帶著笑,點了點頭,然後走到自己的兩個病人前。

兩人是一對兄妹,年紀差不多十**歲。

此時,兩人都面色蒼白,渾身顫抖,畏冷發寒,口唇,指甲都發紺,就連牙齒都直打顫。

看著,症狀就不輕。

但事實上……

蘇央勾了勾嘴角。

這兩兄妹不僅是發病初期,更是第一次發病,是最好治癒的時候。

何況,兩人正是年輕力壯的時候,恢複也更快。

但她分給白夙的就……

蘇央看向白夙那邊的兩人。

一個是中年婦人,一個是上了年紀的老頭。

此時,兩人看著都還算正常,既沒有發熱也沒畏寒,就是人虛弱,看著病怏怏的,尤其是老頭,蔫噠噠的。

但其實,那婦人已經是發病中期,那老頭更是發病後期。

尤其那個發病後期的老頭,五臟六腑早已經都受損了,就算是她來治,都不一定能治好,更别說不留下後遺症。

不過……

蘇央看向白夙,忽然就更確定了。

這白夙的醫術絕對不如她。

否則,怎麼會任由她把兩個病重的都分給她呢?

怕是根本就看不出來,還天真的以為分到了兩個病輕的吧!

蘇央這麼想著,看向白夙的眸光滿是不屑。

就這,還做神醫。

嗬!

蘇央自傲的掏出一個精緻的瓷瓶,倒出裡面的藥丸,放在掌心向眾人展示:“我治此病很簡單,隻需病人服用此藥丸即可。一日三服,每次一丸,連服七日即可藥到病除。”

說著,她各給了兩兄妹一人一丸。

兩兄妹服下。

但忽然,兩兄妹都猛的站起身,跑到一旁嘔吐起來。

眾人不禁都變了神色。

蘇央卻淡定道:“此病凶險,本是無藥可治的。所以為了治癒此疾,我用了一些特殊的藥材,嘔吐是正常的,不必擔心。”

這麼一聽,老百姓也覺得合情合理。

原本是死症,眼下能被治癒,這吃下噁心嘔吐又算什麼呢。

兩兄妹直吐的臉色慘白,雙腳發軟回來。

“不必著急,藥丸很快就會起效,半個時辰後你們便不會再畏寒了。”蘇央道。

兩兄妹剛要點頭,又猛然起身去吐了。

吐的讓眾人看著都於心不忍。

這時,蘇央看向白夙。

白夙卻在椅子上坐下了,讓那婦人和老頭也一併坐在她對面。

隨後,白夙打開木箱子,從裡面拿出了個鍋……

蘇央都要笑了。

這是現場煉藥嗎?

隻見白夙又拿出了一塊塊劈好的木柴,竟在一旁支起了架子,升起火後,將鍋吊在火上。

蘇央都冷笑出了聲。

這蠢貨還真是當場煉藥。

她倒要看看,她究竟是用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練。

這時,白夙又打開另一個木箱子。

頓時,一股子熟悉的臭味散了出來。

隻見,白夙從裡面拿出一個被裝滿的瓷盤,那盤子裡裝的不是别的,正是方才浸泡在大缸裡的豆腐。

蘇央一楞。

别說蘇央,周圍圍觀的老百姓,以及坐在白夙面前的兩個病人也都傻了。

宣慶帝看這白夙,又看向旁邊的杜逸之。

杜逸之正凝神盯著白夙。

刺啦……

隻聽一聲油爆聲,白夙將一盤子的豆腐都下到了滿是熱油的鍋裡。

不一會兒,原本滿是臭味的豆腐竟開始散發出一種奇特的味道,又臭又香,又饞人……

尤其是白夙將炸透的豆腐撈上來,澆上汁水。

這一刻,那臭味勾人至極。

老百姓們看著被澆上汁水的豆腐,不禁狠狠吞了吞口水。

白夙將澆了汁水的兩小碟臭豆腐推到兩個病人面前,並給了他們一人一雙筷子。

兩人以為是藥,便拿起筷子吃。

入口的瞬間,兩人都猛的眼睛一亮,隨即對著自己的那一碟臭豆腐狼吞虎嚥,眨眼間就吃的一乾二淨。

兩人連碟裡的汁水都沒放過。

老百姓看的直吞口水。

“這藥看著也太好吃了!”

“我也好想吃啊!”

“我也是!”

聞著香味的蘇央也不禁微微吞了下口水,但眼中卻更冷然了。

這種藥她真是見所未見,

這藥若能治好病,她蘇央的名字都倒過來寫。

那些被她治好的平涼府百姓,怕也隻是暫時壓製住了。

“白神醫,我還想再吃一碗藥。”老頭將小瓷碟遞向白夙。

婦人也立馬跟上:“我也還要一碟。”

“這並非是藥,這是我們小呂家酒樓即將推出的新菜品——臭豆腐。今日,大家可以免費試吃。”白夙道。

“臭豆腐,我要試吃白神醫。”

“我也要!”

“我也要!”

瞬間,老百姓們爭先恐後的湧向白夙,唯恐慢了就搶不到。

“大家都有,排好隊。”白夙道。

老百姓們立刻挨個排好隊。

這一排,竟直接排了一長街。

“白神醫……”老頭趕緊又伸了伸自己的小瓷碟。

“你們兩不宜再吃了!”白夙拒絕。

瞬間,老頭和婦人都蔫了,眼巴巴看著一個個排隊領臭豆腐的老百姓,饞的直咂巴嘴。

蘇央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的景象,半響都回不過神來。

這女人不是在煉藥,是在做菜。

不僅做菜,還藉機替自己酒樓宣揚新菜品……

兩兄妹看著眾人狼吞虎嚥的吃著領到的臭豆腐,不禁也饞的伸長了脖子。

但根本不等他們多看兩眼。

一陣強烈的噁心又湧了上來,兩人趕忙又跑到偏處吐起來。

這一刻,他們都後悔死了。

為什麼要讓這個女人醫治?

宣慶帝和杜逸之都坐在首位,離了人群,但臭豆腐獨有的香味還是一陣一陣的飄過去。

還有狼吞虎嚥吃著的老百姓。

咕嚕。

宣慶帝吞了下口水。

他不禁看向杜逸之。

杜逸之端坐著,神色莊重,一動未動。

宣慶帝隻能又轉回目光。

但在他轉回去的瞬間,杜逸之袖口下的手,緊了緊。

場面火爆,熱鬨的完全忘了原本是在切磋醫術的。

蘇央看著一個個狼吞虎嚥吃著臭豆腐的老百姓,卻忽然恍然大悟。

白夙這不就是心虛,想要轉移大家的注意力嗎?

蘇央笑了。

想糊弄她,不可能。

“皇上,白神醫畢竟是在與民女在切磋醫術。若是她一直如此,這場切磋怕是沒完了。要不,就以半個時辰為限吧。”蘇央上前道。

這次,宣慶帝立刻答應了。

這該死的臭豆腐,也太香了。

得到了宣慶帝的允許,蘇央上前,笑盈盈對白夙道:“白神醫,皇上說了,以半個時辰為限。現如今已經過去大半,還有半柱香時間,還請白神醫抓緊。”

白夙一把將蘇央掃到一邊:“别耽誤我宣傳新菜品!”

蘇央被撇到一邊,也不惱。

她就靜靜的看著白夙繼續分發臭豆腐。

而一開始她自己點上的那一炷香則慢慢在燃燒,很快就見底了。

“白神醫,時辰可要到了。”蘇央悠悠道。

“嘖!你可真煩!”白夙對蘇央萬分嫌棄:“你以為誰的藥都跟你一樣又慢又沒用嗎?”

蘇央猛的握緊手,但她面上不顯:“還請白神醫賜教。”

白夙嫌棄的揮開她,這才放下臭豆腐,然後打開不知何時放在火堆旁的兩個瓷罐子。

她將兩個瓷罐子放到婦人和老頭面前,打開。

瞬間,一股濃鬱的香味撲了出來。

隻見,兩個瓷罐裡都裝著濃鬱的鱉甲湯。

“白神醫,我們正在切磋醫術,不是讓你展示廚藝,請你認真點好嗎?”蘇央冷了臉。

“這就是我的藥啊!”白夙道。

蘇央一滯,隨即笑出了聲。

白夙卻又道:“隻需一碗,立刻藥到病除。”

蘇央卻是真的笑了起來:“白夙,皇上在此,你竟還敢胡說,任何藥方都做不到立刻藥到病除,憑你一碗鱉甲湯,就想藥到病除?還是立刻?”

“你在癡人說夢嗎?”蘇央擲聲道。

白夙對著喝完鱉甲湯的婦人和老頭一努嘴:“他們的病好了。”

,content_numcbr

瞌睡,她才小心的掀起老太太褲腳,卻瞬間紅了眼。隻見老太太的雙腳浮腫的厲害,並且有潰爛的征兆。果然,和她前世姥姥一樣,也是糖尿病。這個病雖無法根治,但在常人眼裡並不可怕,甚至覺得不吃甜食就好了。前世,她就是這麼愚蠢的認為。可事實上,它有許多併發症,視網膜病變,糖尿病足等。通俗講,會讓一個正常人下肢潰爛直至截肢,並同時雙眼失明,最後才是死亡。而前世,姥姥就是在這樣的痛苦中孤獨死去。白夙將被子蓋在老太太


好書推薦
白夙梟絕小說名字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